回到上一層

作者: gospel (月童) 看板: training
標題: 從「恐龍」一文看後現代小說(1)
時間: Mon Jun 22 01:07:54 1998

      從「如果在冬夜,一隻恐龍」看後現代文學


    「如果在冬夜,一隻恐龍」這篇小說,根據作者的期望
是想寫一篇「後設小說」。

    我看完「如果在冬夜一隻恐龍」後,突然想寫點關於後
設小說的觀念,一方面就此給「恐龍」作者鼓鼓掌,一方面
也多少讓回應文字稍微「理論」一點,我在猜,這對小說版
應當有點平衡的幫助吧!


    後設小說,是所謂的後現代文學中很重要的觀念,後現
代文學已經徹底打破創作者、評論者與讀者的界線,創作者
、評論者、讀者涉入文學內容中,繼續製造文本,造成多重
述說與多重詮釋的效果,這種文體必須是開放式的,也就是
說,讀者不僅閱讀,而且被作者邀請進入文本中。
    所以一方面故事繼續進行,一方面作者又跟讀者作對話
,書中人物也跟作者、讀者對話。對話本身就是意義,甚至
故事不須有收尾、也不須交代故事主角的結局。

    這種小說可以看成是一種遊戲。但是好的後設小說,在
遊戲中,還是留有開放的討論空間。它不企圖硬塞人生哲理
,但是閱讀、參與進文本、詮釋本身,卻又預留了可以讓讀
者盤桓思考的哲理空間。當讀者就其中某段文本,詮釋出屬
於他自己的哲理,他就是在繼續文本創作。只是,這種哲理
,是沒有標準答案與共識的。

    後設小說若要寫的好,需要使用一些頗具後現代特徵的
技巧筆法。
    最常用的,經常被我們看到的技巧大致有如下兩種:


>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<

作者: gospel (月童) 看板: training
標題: 從「恐龍」一文看後現代文學(2)
時間: Mon Jun 22 01:09:08 1998

    後設小說若要寫的好,需要使用一些頗具後現代特徵的
技巧筆法。
    最常用的,經常被我們看到的技巧大致有如下兩種:

    1.運用文本的斷裂、拼湊與重整

     這最明顯的,就是「如果在冬夜,一個旅人」這部小說
了。故事簡單的內容,就是一個人去買書,發現裝訂錯誤,因
此看完一段落就看不下去,只好拿去出版社換。換回來,發現
還是裝訂錯誤。這樣來回往返,他一共看了十個沒頭沒尾的故
事。十個故事的標題是:「如果在冬夜,一個旅人」「在馬爾
柏克鎮外」「從陡坡斜倚下來」「不怕風吹或暈眩」「在逐漸
累聚的陰影中往下望」「在一片纏繞交錯的線路網中」「月光
映照的銀杏葉地毯」「環繞一空墓」「什麼故事在那頭等待結
束?」

    從表面來看,這十個故事包含偵探、間諜、科幻、成長故
事、日記體小說、新恐怖小說、感覺派小說、西部故事等,敘
述模式包含現代主義、意識流、魔幻寫實、政治小說、心理分
析等。

    但內涵的玄機,則不僅一再跟讀者說話,強迫讀者涉入,
也要讀者自行重新組合,以拼湊出自己的詮釋。作者跟讀者充
分合作。
    儘管如此,作者還是偷偷放入後現代社會,一般人對「書」
的態度,所以書中出現各種類型的讀者、拒絕看書的「非讀者」
、割裂文本斷章取義的讀者、只述說「已死文字」的教授、出版
社、暢銷書作家等等。最終要導向的,是「後現代社會的充滿誤
讀」,與「後現代社會的充滿不確定與虛無」。


>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<

作者: gospel (月童) 看板: training
標題: 從「恐龍」一文看後現代文學(3)
時間: Mon Jun 22 01:09:45 1998

    2.運用時間的的斷裂、拼湊與重整

    「恐龍」作者,以時間往返巡迴的方式,帶出某種程度的開
放性。
    其實,時間的斷裂、拼湊與重整,也是後現代文學作品的一
大特色。

    因為電影與小說文學具有某種程度的共通性,我就拿電影「
黑色追緝令」(Pulp Fiction)來作例子。
    「黑色」一樣的,其標題Pulp Fiction(廉價的庸俗虛構小
說),就已經刻意的要讓觀眾帶著客觀距離,用詮釋來涉入劇情
。
    而它用的方法,就是時間。

    其實整場電影,時間割斷再重拼的很厲害。它的目的至少有
幾個:

   (1)日光底下無新事,人世永遠是煩悶無聊。
        對應的劇情,就是黑社會老大的女人的生活內容。她跟
文生說:「如果不打屁,我們還能幹什麼?」

   (2)製造兩個情侶與黑人白人的強烈對比。
        電影一開始,情侶想幹完這票洗手不幹。然後時間斷裂
。等回到這主題,黑人朱斯已經被他認為的『神蹟』—命被救回
感動,決定洗手不幹。也因此,他做出一個決定,就是用自己的
錢買情侶的命,感招他們也洗手不幹。

   (3)透過時間的裂斷,造成白人文生之死的「無足輕重」,
因為他的死亡,是夾在布魯斯威利與黑社會老大的恩怨這「英雄
反諷」的重頭戲當中。導演透過「書」的特寫鏡頭(出現兩次,
兩次都是文生上大號時看這本書)來交代時間的斷裂,讓觀眾自
行拼湊。而觀眾重點根本放在兩個大字號人物的恩怨中,便襯托
出文生之死的生命湊然消逝無人知曉紀念。

   (4)透過時間裂斷再重整,將黑人朱斯白人文生、黑社會老
大與布魯斯威利三線主題,全置於清晨,用漢堡早餐勾勒出來。
於是三個交錯同時進行的主題就浮顯了。


>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<

作者: gospel (月童) 看板: training
標題: 從「恐龍」一文看後現代文學(4)
時間: Mon Jun 22 01:11:18 1998

   (4)透過時間裂斷再重整,將黑人朱斯白人文生、黑社會老
大與布魯斯威利三線主題,全置於清晨,用漢堡早餐勾勒出來。
於是三個交錯同時進行的主題就浮顯了。

      主題一二:後現代宗教感覺的混亂

      黑人朱斯:因他定義下的神蹟得回一命,改過自新,並感
召情侶也改過自新的主題。(註:此神蹟是否是神蹟,不僅朱斯
文生見解不同,導演也讓觀眾自行詮釋。所以朱斯說:「不管是
不是神蹟,重要的是,神無所不能、祂感動了我。」
      白人文生:不信神蹟,但有趣的是,他信『老大會因別人
幫自己老婆腳底按摩,就殺了他』。他相信這不合黑社會幫派義
理的事,連老大的女人都錯愕:「你真的相信這小道消息?」
      其實文生會信,是因為他的生活裡充滿毒癮、酒、速度感
、情慾與自傲。對他而言腳底按摩就是性行動的曖昧開始。
      後現代社會,據社會學家詹明信分析,會依賴歇斯底里的
狂熱與閃爍發亮的興奮感,這種快感近似宗教感覺。
      所以「黑色」導演把白人文生吸毒後開快車的興奮感,刻
意用特寫鏡頭,也刻意把賣毒品的人,穿著打扮成類似「耶穌」
的感覺。
      所以朱斯因子彈沒打到而相信上帝,與文生因吸毒與性渴
望而心醉神迷,到底誰更接近「宗教的感覺」?

      也是因為這緣故,導演在黑人文生的對白中,加上:「重
要的是,祂感動了我,從今以後我要尋找真理、我要做我自己(
就是新生命的開始)。」而白人文生說:「不,你是在作流浪漢
。」(究竟是誰在流浪呢?)

      主題三:後現代英雄反諷

      這表現在布魯斯威利打拳殺人後,女計程車司機愉快的問
:「殺人的感覺怎樣?」布魯斯威利說:「一點不內咎」,還有
黑社會老大如此殘暴,竟被雞姦,以及這兩個反諷英雄的人物與
女子的關係。(顯然都徹底的被女子套牢)
      電影中對英雄之成為渺小、渺小之成為英雄的錯置反諷,
是很明顯的。所以黑社會老大的女人,竟然在拍演失敗的片子中
演霹靂嬌娃,會射飛刀、會講笑話,現實中卻生活空虛煩悶,需
要男人陪伴。
    (5)命定(一天的計畫)與與偶然的交錯。

      三線主題都放在白天清晨,以顯明「預定計畫」的開展。
      但是隨處充滿「偶然」。
      這種偶然引發的重大事件,包括年輕情侶偶然決定打劫速
食店偶然遇到朱斯文生、布魯斯威利偶然遇見黑社會老大、偶然
衝進黑店、偶然騎上哈雷、當然,也包括「神蹟」發生的偶然、
白人文生死的偶然....。
      劇情中,不斷出現「真是詭異的一天」,來斷裂又拼湊
時間,並命定與偶然交錯的後現代時間感。


    分析完「運用時間的的斷裂、拼湊與重整」來處理後現代文
學,我就此評析「如果在冬夜,一隻恐龍」的時間處理,覺得應
當可以在多作一點講究。作者已經觸碰到觀念了,但處理時稍嫌
功力不足。其實若時間處理的好,後現代文學類型也就呼之欲出
了。

    此外,「如果在冬夜,一個旅人」與「黑色追緝令」,儘管
是遊戲感較強的作品,但是詮釋出來的內容,也可以很有深度。
    深度,我想對「第一次親密接觸」與「如果在冬夜,一隻恐
龍」小說的兩位作者,與眾多為之鼓掌為之感動的讀者而言,都
是熱鬧之後,還需要更致力以赴的目標吧!

回到上一層